10月21日,北京武警總醫院移植科病房,將暈倒在大街上的尿毒症男孩馮炯(右一)送進醫院,並一直為其救助項目而奔走的林嘉女士。A10-A11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王叔坤
  【主要人物】
  林嘉 北京電視臺退休職工,今年59歲,獨居,喜歡小孩。身患系統性紅斑狼瘡十年多,長期服用激素維持病情。
  馮炯 貴州盤縣一山村中的“孤兒”,7歲喪父,8歲母親帶妹妹遠走,13歲出門流浪,15歲在昆明被診斷患有慢性腎衰竭(俗稱尿毒症)晚期,17歲獨自出門求醫,最終千里輾轉到達北京。
  【榜樣說】
  這個孩子身上可能性格不好,也不會與人相處。但他的病是真的,這總歸是一條人命,我遇到了,總不能看著他死在北京街頭。——林嘉
  1 初見
  9月25日早10點多,林嘉正要去中日友好醫院複查取藥,路過該院三門對過的公交站台時,看到有個男孩斜躺在幾塊塑料薄板上。當時北京已是初秋,林嘉自己也穿著長袖長褲,而那個男孩卻只穿著短T恤和短褲,腳上夾著一雙人字拖。
  林嘉覺得一般乞丐不會躺在那裡,決定上前問一問。
  林嘉:你這是怎麼啦?
  馮炯:(頭和身體前後搖晃著)我不行了……
  林嘉:到底怎麼回事?
  馮炯:(聲音微弱)我要透析……
  林嘉:走,我帶你去醫院。
  她扶著馮炯過了馬路,馮炯就走不動了,癱坐到地上,氣喘不已。林嘉見此,趕緊到醫院里用自己的社保卡押借了一輛輪椅,將馮炯送入醫院搶救室。
  辦手續時,林嘉從馮炯的黑色背包里翻出他的戶口本,上面顯示這個孩子才17歲。
  2 相處
  林嘉早年離異,獨居多年,非常喜愛小孩。在家休養的10年來,她經常跑去醫院的兒科病房,安撫因打針而哭泣不止的孩子們,但也因“動機不明”而遭過許多白眼。
  瞭解到馮炯身患絕症卻無力治療的身世後,林嘉自覺無法對這個“慘透了”的孩子撒手不管。但奔走多日後,卻面臨著紅基會只能幫忙發起捐款、地方政府稱無能為力的局面。
  林嘉記得,10月1日晚上是她最絕望的一天,當時她想,如果醫院這邊實在拖不下去了,她就幫馮炯把醫葯費結清,再考慮下一步怎麼走。
  而幾天相處下來,她也在病友和醫護人員口中聽到,馮炯任性、不會體諒他人、脾氣暴躁等缺點,她和馮炯之間還發生過爭執——起因是馮炯想要個枕頭當靠背。
  馮炯:阿姨你去幫我找個枕頭,我這麼獃著難受。
  林嘉:這麼晚了到哪兒給你找去?要不你就躺著?
  馮炯:不行,我躺著喘不上氣,我就是要枕頭。
  林嘉:你聽話,別鬧,能找我肯定給你找了,你剛纔沒聽護士說沒有了嗎?
  馮炯:我不管,我難受,我要枕頭,你給我找。
  林嘉:不許這麼不懂事!能堅持就堅持下。
  馮炯:這麼難受我不如死了算了。
  林嘉:別鬧啊,再鬧我也不管你了,你只能死在大街上了。
  馮炯:我寧可死到大街上,也不想這麼難受。
  最終,林嘉將馮炯的外套墊在他背後離開,兩人未再交流。第二天大早,林嘉還是回到了醫院看護馮炯。
  馮炯:林阿姨,我錯了,對不起,我不該跟你鬧。
  林嘉:沒事,你以後聽話就行。
  3 心疼
  10月9日,《新京報》對馮炯千里進京求醫一事進行連續報道後,馮炯獲得眾多好心人的捐款,併在貴州同鄉會黃先生幫助下轉院至武警總醫院治療。
  考慮到捐款額和馮母願意捐腎,馮炯原本想都不敢想的腎移植被提上日程。當日下午,馮母路米由從浙江趕至北京,但馮炯並不願見母親,還在病房內鬧起了脾氣。
  馮炯:要她來做什麼?我不需要她!
  林嘉:馮炯,剛纔你媽媽在樓道里見你第一眼,眼淚就掉下來了,她說你長得好高好高了,其實她心裡想你。
  馮炯沉默。
  林嘉:以前是你媽媽不對。可她才36歲,她完全可以不理會你,自己過好日子。但她的決定是給你一個腎,救你的命,這點真的讓我很感動,你不覺得嗎?
  馮炯:那是她應該做的,她以前怎麼沒想到?
  林嘉:她現在想到就不晚,你看她也來了,咱把過去的事情翻篇,不提了,可以嗎?
  馮炯:我跟她說早點來,早點來,救我的阿姨走得腳都痛了,她怎麼現在才來?
  林嘉:(哽咽)好,馮炯你說這句話完全證明你是個懂事的孩子,那你聽阿姨的,給你媽媽一次機會,咱們看她是不是能好好照顧你,行不行?
  馮炯未置可否。
  當天,林嘉是最後一個離開病房,走前她和馮炯告別。
  林嘉:馮炯,我走了啊。
  馮炯:(笑)阿姨你什麼時候再來看我?
  林嘉:這裡不像中日醫院,離我家太遠了,但我最多隔一兩天就來看你。你放心,我肯定會管你到底的。
  林嘉記得,那是馮炯第一次對她笑。
  4 暫別
  10月21日,林嘉準備陪同馮母路米由乘坐次日一早的飛機,回貴州辦理倫理審核所需材料。當天下午,她在馮炯病房,詢問需攜帶的衣物。
  林嘉:你們那兒挺冷的吧,我是不是得帶棉衣棉褲過去?
  馮炯:不會,我昨天打電話問過,他們說下了點毛毛雨,不是特別冷。
  林嘉:那吃的呢?我別吃不習慣。
  馮炯:不會,你能吃辣,沒事的。
  林嘉:還有什麼需要註意的,你得告訴我啊。
  馮炯:沒什麼了,就是要走好久的山路,估計會顛得你受不住。
  林嘉:這倒是個問題。
  馮炯:(指著母親)阿姨你知道嗎,知道你要帶她坐飛機了,她昨晚做夢都夢到。
  林嘉:是嗎?大妹子,要不咱商量下,馮炯治好以後跟著我吧,給我做兒子得了。
  路米由:好啊,你救了他命,我知道你對他好。
  馮炯笑著,卻不說話。
  新京報記者 黃穎  (原標題:放心,我肯定會管你到底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bw08bwpa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