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月前,在一次例會上,溫州某民辦教育機構校長徐善萍和5位老師打了一個賭:每人分別以10名學生為目標,在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里,老師要幫助學生解決厭學、網癮等問題,並贏得家長的認同,如果集滿家長50個“贊”,就算完成目標,否則,徐善萍就要剃光頭。可到了約定的最後一天,5名老師中有一名沒能按時完成任務,於是女校長兌現承諾剃了光頭。(5月6日《今日早報》)
  先有咸寧小學校長吻小豬,今有溫州女校長剃光頭,這真應了趙本山小品中的一句臺詞——這個世界太瘋狂,耗子給貓當伴娘。所謂耗子給貓當伴娘,是說事情不合常理。可這種不合常理的事情,卻總是出現在現實當中,成了增加生活趣味的佐料,不時地刺激人們的味覺。湖北校長吻小豬後,沒想到贏來贊揚一片,大都贊其信守承諾,給孩子樹立了“言必信行必果”的榜樣。如果說校長親吻小豬是對學生愛護環境的另類表彰,那麼80後女校長剃去一頭秀髮,則是對目標沒有達成的自裁。前者還有一點幽默、詼諧的成分,後者則充滿了悲情、壯烈的色彩。以我之見,這種“犧牲”並不可取——
  其一,幫助學生解決厭學、網癮等問題,這是教育工作者的責任。校長還有老師,應該把精力放在措施設計和辦法採取上,想方設法達到預設的目標。用打賭來表達自己對工作的信心,一點都不科學,也無助目標的實現。這一點,校長的光頭已經證明。再說,解決孩子厭學和網癮,還有老師教育和學生自覺的因素,不是校長就能完全控制的,你怎麼就能斷定他們聽你的話呢杉3ご司伲炔謊轄鰨膊豢蒲В拗腹芾淼難傘�
  其二,古人雲:“身體髮膚,受之父母;不敢毀損,孝之始也。”儘管你有選擇髮型的權利,但是一般而言,你只能在大眾審美的範圍之內,超過這個範圍,就顯得不倫不類,不但不能帶來美感,還會造成心理負擔。女校長剃了光頭之後,“5·1”假期不敢回家,生怕父母難以接受;而平時走在街上,也要戴個帽子。這就是對親人、對自己傷害的結果。就是對同事學生而言,也引得大家愕然不已。女性剃光頭(出家人不在此論)畢竟含有輕慢的意思,文革中就有不少女同胞遭此羞辱。
  其三,言而有信,這點確實沒錯。這也是女校長剃光頭唯一可以點贊的地方。但誠信教育的方式、內容、榜樣、事跡多了去了,打賭絕不是最優選擇,就連次優也不夠格,頂多是一個平庸的做法。平時親朋好友相聚,小賭可以助興,所謂小賭怡情,大賭傷身。而在嚴肅的教育工作場合,最好別來這種俗套,它會給孩子帶來不利的影響。如果沒有這樣的賭約,何有後來的尷尬。
  以前,也有各種各樣的賭約,比如裸奔,比如跳河,打賭跳樓……去年年底,雷軍和董明珠還為5年後小米公司能不能超過格力電器銷售額,賭資從一塊升到十億。這些說說也就罷了,千萬別去當真。真較真了,也就失去了玩笑的價值。
  文/雷鐘哲  (原標題:“賭約”能否不庸俗�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bw08bwpa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