製圖/薑宣憑
  在成都等李靜時,另外4名驢友的合影,從左至右依次為蔡金國、小李、李政偉、老吳。(小李供圖)
  華西都市報:8月20日,3名驢友在黑竹溝失聯一事昨日再次出現重大發現,距9月18日發現一具遺體後,10月7日下午,搜救人員再次發現一具遺體,至此只剩下探險QQ群群主、探險隊隊長李靜依然沒有音訊。
  8月16日,5名驢友進入黑竹溝探險,其中3人於8月20日下午失聯,僅有兩人平安脫險。10月7日,3名外地驢友在峨邊黑竹溝失聯已經47天,距9月6日首輪搜救開始也已31天。7日下午2時許,堅持不懈的搜救終於又有了新進展:黑竹溝羅索依達區域,疑似失聯驢友“阿武”(真名:蔡金國)的遺體被髮現。此前的9月18日,搜救人員已發現一具遺體,該遺體最終被確認為失聯驢友“偉哥”(真名:李政偉)。兩人的遺體發現處,相隔只有幾百米。
  至此,3名失聯驢友中,只剩下探險QQ群群主、探險隊隊長李靜依然沒有音訊。7日下午5點,針對新發現的情況,搜救指揮部再次召開會議,對下一步工作進行研究部署。華西都市報記者聯繫了峨邊縣多名相關負責人,希望確認事件進展和下一步打算,但均被告知不知情或不便透露。
  8月16日
  5人進黑竹溝3人失聯
  老吳和小李走出了黑竹溝,但另外3人打電話、發短信均無反應。
  “最深度、最原始、最瘋狂、最恐怖的探險,你敢去嗎?”7月20日,一個名為“宇宙禁區探險”的QQ群發出公告,邀約網友報名參與黑竹溝探險。幾輪討論後,來自安徽的小李、湖南的李晉、山東的偉哥、福建的阿武、上海的老吳等5人報了名。8月16日,5人在成都集合,推選群主李靜為隊長,並於當天下午抵達黑竹溝。
  8月16日傍晚,5人開始徒步進溝,按預定路線穿越石門關。石門關是黑竹溝腹地,當地有“獵犬入內無蹤影,壯士一去不復返”的傳說。8月20日下午,在穿越一片箭竹林時,老吳和小李在前面開路,另外3人則在後面跟隨。但分開後不久,兩組人之間失去了聯繫。8月21日,老吳和小李決定放棄穿越,與路上遇到的另一組驢友原路返回。
  8月22日,老吳和小李走出了黑竹溝,但另外3人依然處於失聯狀態,打電話、發短信均無反應。又過了幾天,3人依然聯繫不上,小李向峨邊警方報了警。
  9月18日
  發現失聯者“偉哥”
  搜救人員在遺體衣物的口袋中,發現了李政偉的身份證和手機。
  接到報警後,峨邊縣成立了搜救指揮部,組織人員進行了兩輪大規模搜救,併在狐狸坪山下發現了疑似失聯驢友的帳篷、水壺等物,在羅索依達區域發現了疑似失聯驢友的手錶、褲子等物。
  9月16日,第三輪重點搜救展開,由10餘名當地獵人組成的隊伍,進入溝內最為險峻的羅索依達區域搜救。
  9月18日左右,第三輪搜救隊伍在羅索依達區域發現了一具遺體。但由於所帶給養即將耗盡,且不具備現場勘驗資質,救援人員撤出了黑竹溝。
  9月22日,指揮部再次組織27人的隊伍進溝,由民警、法醫、嚮導、獵人、民兵等組成。但由於當時溝內降雨較多爆發山洪,兩支隊伍進入羅索依達區域不久,尚未抵達遺體發現處即被山洪圍困。
  9月25日才砍樹搭橋趟過山洪爆發的山溝,以1人受傷的代價全部撤了出來。
  待山洪消退後,指揮部再次派隊伍進溝:一支前往勘驗此前發現的遺體和現場,並設法將遺體運出;一支抵達該區域併在附近繼續搜救。
  9月28日左右,遺體被運出黑竹溝。搜救人員在遺體衣物的口袋中,發現了李政偉的身份證和手機。遺體運到殯儀館後,李的家屬前往辨認,基本確認遺體就是失聯驢友李政偉。
  10月7日
  發現失聯者“阿武”
  在一山洞前,搜救隊發現一具遺體,根據遺體穿著基本確定是蔡金國。
  第一具遺體被髮現後,搜救人員在附近展開了重點搜尋。進入國慶黃金周,搜救也並沒有完全停止,但前幾天里並無收穫。“看著時間一天天過去,我們心裡越發著急。”蔡金國的表哥黃先生說,有參與搜救的獵人告訴他們,從現場的痕跡來看,蔡金國應該就在李政偉遺體發現不遠處。為了儘快找到蔡金國,除指揮部組織的搜救外,家屬又雇佣了一隊當地獵人前往搜救。
  根據雙方達成的協議,共有12名獵人前往搜救,每人每天的費用是250元。“找到我表弟,如果他還活著,我們再付6萬元,如果已經遇難,我們付1.2萬元。”黃先生說,獵人搜救隊於10月3日進了溝。10月6日,家屬接到獵人們打來的衛星電話,說在羅索依達區域一條河邊,看到河對面有一個山洞,山洞旁邊疑似有一具遺體,但由於河水較深需要繞行前往。
  7日下午2時30分許,家屬再次接到獵人搜救隊來電。獵人們說,已經繞行到山洞前,發現確實是一具遺體,從家屬此前提供的特征來看,極有可能就是失聯的蔡金國。為了進一步確認,獵人們拍下了現場照片發給了家屬。“基本上確認就是我表弟了。”黃先生說,儘管遺體已有些腐爛,但穿著打扮和身材都十分吻合。
  【逝者】
  李政偉:一個家的頂梁柱
  儘管趕到峨邊已整整一個月,見到兒子的遺體也已近10天,但李春發仍未走出悲痛。7日下午,當被問及關於兒子的問題,這個山東大漢隔著電話就哭出了聲來。當他情緒稍微穩定下來,第一句話是:“家裡的頂梁柱倒了。”然後,他又抽泣了一陣,說:“不同意解剖遺體,是因為不敢面對現實,我不知道以後的日子會怎樣。”
  李政偉今年33歲,家在山東臨沂。出事前,李政偉在當地一家企業打工,主要從事電腦維修和監控設備的銷售安裝。除了父母外,李政偉還有一個13歲的妹妹正在上初中,還有一個體弱多病的85歲的奶奶,“這事至今還瞞著他奶奶,我來峨邊都是騙她說出來打工。他媽媽身體也很差,關節炎、胃病纏身。”李春發說,兒子的工資是家裡重要的收入,由於家庭經濟條件不好,他雖然談過兩個女朋友,但最終都沒能登記結婚。
  儘管收入不高,但李政偉喜歡旅游,去過遼寧、河北等地。父子倆感情也很好,兒子每次旅游回來總要給父親講沿途的新鮮事。“去年有一次,他提過樂山這邊的什麼大峽谷風景很美。”李春發當時特意提醒兒子,說這些地方可能比較危險,“他從小都不違背我的意思,當時也就沒有接話。”這次出來旅游,他給父親說去峨眉山,“確實是去了峨眉山,但他沒說還會來黑竹溝。”
  蔡金國:兩個孩子的父親
  “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。”7日下午接到獵人搜救隊的消息後,蔡金國的父親蔡成和很長時間沒有說話。從10月6日接到得知獵人們發現疑似遺體後,蔡成和的情緒就很不穩定。“不停抓頭髮,煙一支接一支地抽。”黃先生說,他試圖安慰舅舅,但看到他強忍淚水,又不知從何說起,“怕說了,他的眼淚就會掉下來。”
  蔡金國是福建人,儘管還有兩個月才滿25歲,但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,大兒子3歲、小兒子4個多月。此前,蔡金國在黑龍江一家醫院的門診做後勤,小兒子出世前辭職回福建照顧妻子。小兒子滿月後不久,他又從家裡出來了。“說是到武漢和人合伙做生意。”蔡成和為此還打了5萬元給兒子,但生意並沒有做成,蔡金國跑到成都,騎游到了拉薩。不久,又加入了這次黑竹溝探險。
  “他以前從沒探過險。”在蔡成和的印象中,兒子雖然喜歡旅游,但去的都是西湖、烏鎮等景區。每一次外出後回家,阿武都會給90歲高齡的爺爺帶禮物。“主要是吃的,爺爺能咬得動的。”蔡成和說,兒子是個孝順的孩子,和爺爺的關係最親密,阿武出事的消息至今瞞著,擔心年邁多病的爺爺知道後受不了。
  【分析】
  遺體較為完好 家屬猜測系墜亡
  找到蔡金國後,獵人們進入山洞,並用繩索深入到了洞底,但未發現更多有價值的線索。至此,3名失聯者中,只有探險QQ群群主、探險隊隊長李靜依然毫無音訊。李靜在哪裡?3人失聯後都經歷了什麼?李政偉和蔡金國死亡的原因是什麼?在悲痛之餘,無數個問號縈繞在李、蔡兩家家屬心中。
  “李政偉的遺體錶面完好,不像是受過外傷。”58歲的李春發是李政偉的父親,得到兒子出事的消息後,於9月7日趕到黑竹溝鎮。李政偉的遺體運到殯儀館後,李春發曾前往辨認和查看,並與遺體做DNA檢測對比,但目前尚不知結論。在殯儀館里,李春發仔細看了兒子的身體,除雙腿彎曲著壓在身下,其他部位並無明顯異常,“身體並不僵硬,我把雙腿給他扳直了”。
  在仔細查看照片,並詢問獵人搜救隊後,黃先生得出的結論與李春發相似。從現場照片來看,蔡金國的遺體在一處高坎下,呈仰躺的姿勢,雙手抱在胸前,雙腿自然分開,遺體較為完好。“從遺體痕跡來看,遇難已經有一段時間了。但肢体還很齊全,說明不會是遭到野生動物攻擊。”黃先生認為,從蔡金國所處的位置和姿態來看,不排除是高處墜下摔死的。
  “最終的結論,還需要警方來調查。”兩名遇難驢友的家人說,警方下一步會進行勘驗、調查。但截至昨日,儘管遺體已經運出近10天,李春發依然不同意解剖兒子的遺體。
  對/話/當/事/人
  驢友家屬:該付的搜救費會承擔
  據不完全統計,9月6日至今當地組織進溝搜救已超過700人次。“人員的工資,就是一筆不小的費用。”一位曾參與救援的人士說,黑竹溝內請嚮導、獵人的價格,一般是每天不低於150元,參與救援的公職人員應該也會有相應補貼。按此標準計算,人工費用就超過10萬元。同時,失聯人員家屬的食宿、搜救所需物資都是不小的開銷,“搜救以來,直接總費用應該超過30萬元。”
  國慶期間,家屬請了獵人搜救隊幫忙搜尋,“12個人,每人每天250元,每天工資共3000元。約定的按7天算,7天內找到都算7天,工資就是2.1萬元。找到遺體,再額外支付1.2萬元。”照此計算,蔡金國的家屬將為此次搜救支付3.3萬元費用。“和政府的花費相比,這隻是很少一部分。”黃先生說,等到搜救結束,政府支付的搜救費用,如果有該家屬承擔的部分,他們一定會儘力承擔。
  專/家/觀/點
  野外三大考驗失溫、疾病、意外
  得知已經發現兩具遺體後,四川省山地救援總隊樂山支隊支隊長、中國職業安全健康協會戶外教育安全分會委員王麒十分惋惜。9月10日至14日,他和支隊另外3名隊員,以志願者身份參與了為期5天的第二輪搜救,併發現了疑似失聯驢友留下的帳篷、水壺、煙盒等物。“在黑竹溝內失聯後,野外生存至少需要面臨3道難關。”已有12年戶外探險和救援經歷的王麒說。
  首先,最大的考驗是失溫。一般來說,失溫是指人體熱量流失大於熱量補給,從而造成人體核心區溫度降低,並產生一些列寒顫、迷茫、心肺功能衰竭等癥狀,甚至最終造成死亡的病癥。“黑竹溝內多雨,一旦被澆透,會非常冷。”王麒說,如果不能及時生火取暖,大腦、心、肺等人體核心區溫度會很快下降,“從以往的經驗來看,多數失聯驢友的死亡都是因為失溫。”
  第二大考驗是疾病。在溝內失聯後,補給將很快耗盡,驢友將不得不喝生水、吃野果。在野外環境下,人的免疫力會降低,野外覓食易引發各種疾病,而一旦患病更是將無處救治。9月14日,搜救人員曾發現疑似蔡金國留下的一條褲子,上面沾滿了污穢。“很可能是拉肚子,拉肚子也會致人死亡。”王麒說,第三大考驗則是意外,人體各項能力下降後,會使墜崖、溺水等意外發生幾率增加。
  對於兩名驢友的死亡,王麒認為:“或許不僅是遇到了某一種問題,很可能是多種因素共同導致。”
  延/伸/閱/讀
  解密“中國百慕大”黑竹溝地磁差異大
  在峨眉山的西南方向,360里林海深處蘊藏著一塊神秘之地“黑竹溝”。黑竹溝位於小涼山中段,峨邊—美姑線山18千米處的密林深處。黑竹溝內神秘莫測的羅索伊達大峽谷至今從未有人涉足,當地人稱這裡是真正的“死亡之谷”,是“恐怖之溝”。目前找到的兩名驢友的遺體也就是在這個區域。
  黑竹溝因其恐怖傳聞而頗受爭議。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原始生態區能與聳人聽聞的百慕大魔鬼三角、神奇無比的埃及金字塔同處“死亡緯度線”,就註定成為全國乃至全世界關註的焦點。
  2007年7月,央視10套《走進科學》欄目攝製組,成都理工大學教授、地磁專家李才明等一行為拍攝《北緯30°》系列節目,在黑竹溝開展了為期10天的探索、調查和拍攝。拍攝組精心挑選了4只品種優良的信鴿到溝口景區放飛。這4只曾經從成都平原、峨眉山也能迅速飛回的信鴿卻找不到家,7天過去了,信鴿也沒有飛回來,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了。通過實地調查和儀器測量,發現黑竹溝有個地磁差異很大的地帶——榮宏得至石門關景區。黑竹溝的岩石多為火山岩,岩石中含有大量的鐵、錳、鎂、硅等,從而使黑竹溝產生了差異極大的磁場帶,在這個磁場帶里,時鐘會停止不前,指南針、羅盤無法準確讀數,局部地方偏差約30°。這就是導致黑竹溝許多神秘失蹤的主要原因。李才明說,黑竹溝雖然地磁差異很大,但不會幹擾信鴿,因此地磁解釋不了信鴿失蹤的原因。華西都市報記者丁偉  (原標題:相距幾百米 兩失蹤驢友相繼遇難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bw08bwpa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